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时间:作者:

浙江省儒学学会执行会长   

 

各位理事,各位会员!非常高兴,今天能在本会作一次关于儒学复兴形势和儒学社团历史使命的学术报告。

我先讲一下当代中国儒学复兴的一个背景。大家都知道,中国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2010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个重要的转折,就是我们的GDP,经济总量占世界第二位,可以说是进入了和平崛起的新阶段。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所谓新型大国关系,主要就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这也充分体现了我们的一种自信。最近亚投行又以我国为主导来筹建,尽管美国和日本没有加入,可是大多数G7集团和G20集团都加入了亚投行,可以看出中国确实进入了一个和平崛起的阶段。但和平崛起,我国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不等于就是一个文化大国。我们迫切需要提升文化软实力。有一句古话叫做:“衣食足知荣辱,仓廪实知礼节。”我们已经发展到了迫切需要提升文化软实力的阶段。回顾1980年时候兴起的“文化热”,实际上是一个“西学热”,我是直接经历的。当时各种思潮风起云涌,反思传统是一个方面,但是更多的实际上是文革的惯性还没有去掉,存在一种批判传统、全盘西化的思潮、全盘反传统思潮。到了八十年代后期,新加坡召开儒学群英会,由杜维明主导,当时他在会上讲“儒门淡薄,花果飘零”,用唐君毅先生的话,来表示对儒学所处现状的感叹。余英时先生提出一个儒学“游魂”说,说明儒学没有一个制度的依靠,整天游来荡去。当时很多人有同感。现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到了2010年代,出现了“国学热”和“儒学热”,其实所谓“国学热”的主流或者本质,就是一个“儒学热”。各种儒学的会议、论坛、祭孔活动、世界儒学大会等活动接二连三召开举行,相当普遍。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可以说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里面第一个真正尊孔、尊儒的总书记。他2013年11月到曲阜去,不但听取了汇报而且发表了重要的讲话。在去年9月24日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纪念大会上,又做了一个系统的论述儒学核心价值、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以及论述对待儒学与传统文化的政策的重要讲话。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文化强国战略,其战略重心就是提升中华文化软实力,这为儒学复兴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十八大以来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主要的思想资源是来自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自于儒学。我曾经分析过,核心价值观共24个字,其中有16个字直接来源于儒学,有8个字主要来源于西方文化。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以及儒学与治国理政关系的系列讲话,可以说揭开了当代中国儒学复兴的新篇章。

另一个背景是文化大革命的流毒在中国还继续存在,否认道德,抛弃传统美德,败坏社会风气的情况还普遍存在。尤其是年轻人,脑子里根本没有道德观念,所以做出来的事情是违反常理违反常德的。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引进了西方的许多东西,比如价值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这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但是也有一些不好的东西,尤其是功利主义,唯利是图,在我们社会上产生了很坏的影响,败坏了社会风气。一些贪官的产生,除了我们制度的原因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抛弃了传统道德,他们心里缺少对道德的敬畏,唯利是图的思想在脑子里滋长了,因此无所不为、贪得无厌,甚至无恶不作。所以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需要重建道德,要导正风气,弘扬人文精神,这是时代所亟需。儒学复兴、儒学热、国学热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那么,如何看待儒学复兴?儒学复兴的方向是什么?儒学社团如何自觉承担历史使命?这是今天我要和大家着重探讨的问题。

首先讲儒学复兴。我将当代中国的儒学复兴概括为十大标志:

第一是国内外以儒学为主题的学术会议连绵不断,影响深远。第二是儒学社团组织如雨后春笋遍布全国,如各种儒学研究院、儒学研究中心、儒学会、国学研究中心等。我国教育部以前是不谈国学的,他们主要是谈“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他们所谓中国传统文化其实就是国学。最近教育部还成立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中心,这可以看出他们对儒学、国学的重视。我们学会2013年首次发起全国省级以上儒学社团会议的时候,参加会议的团体是37个,第二届是42个,到今年至少45个,这可以看出全国儒学组织的不断扩大。第三是各种儒学论坛、国学讲堂风起云涌。比如我们浙江有文澜讲堂、台州有农民的台州讲堂等。我前几天到绍兴,绍兴的元培中学编著了国学进校园的教材,叫《国学与美德》将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他们还有一个道德讲堂,由他们的老师来作讲座,颇受学生欢迎。当年蔡元培是贬孔废经的,但是他有一个很好的思想,就是兼容并包,这一点在现代值得大力发扬。第四是孔子学院遍布世界,现在有400多所;第五是民间修复孔庙、文庙,兴办孔学堂、恢复书院的情况越来越多。这些活动在我们浙江都已经开展,比如台州的下保孔庙,就是在原来文昌阁的基础上修复起来的。下保村还成立了村级的“下保孔庙儒学会”,在村里面建立儒学会,这在全国当属第一,具有开创性。第六是孔子的铜像、各种大儒铜像,比如董仲舒、王阳明、朱熹等名儒铜像在其故乡、讲学重镇等地纷纷建立起来,这也是儒学信仰普及的表现。各种祭孔活动也蔚然成风。记得2011年在天安门前竖起了一尊孔子铜像,当时网上引起了一些反对意见,我们的一些领导就退缩了,他们没有征求民众的意见就将孔子铜像移走了,如果他们征求民众的意见的话,我相信大多数人一定会主张将孔子的铜像放在天安门历史博物馆前面的。可是我们有些领导害怕了。如果和这几年习总书记关于儒学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系列讲话对照起来,在天安门前摆放一尊孔子的铜像是顺理成章的,我相信有一天孔子的铜像一定会重新摆放在天安门前。我最近刚到河北衡水学院去,他们树立了一尊非常高的董仲舒铜像,全国的董仲舒研究会就在衡水学院。第七是儿童、成人读经活动普遍开展,童学馆、读经班、讲经会纷纷开张。经典进校园、社区、企业、农村。第八是大量儒学论文、著作、系列丛书、期刊杂志、电子媒体的出版发行,推动着儒学的普及与研究的深化。比如我们学会的《儒学天地》就是一本雅俗共赏的、有水平的杂志,一直受到学术界、儒学界的欢迎。第九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对儒学态度发生了重要转变,从排斥到观望到支持到参与,现在是积极支持。第十,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官方意识形态里面的儒学元素、国学元素日益增多。最初是邓小平同志重新提出的“实事求是”,而“实事求是”是来自于传统儒学,汉代河间献王“好学修古、实事求是”。接着,中央进一步提出“以德治国、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小康社会”等等。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八荣八耻”,我曾经分析过,“八荣八耻”就是中华传统文化中仁、义、礼、智、信加忠、勤、廉八大美德的现代版。最后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24个字。习总书记谈到核心价值价值观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阐述,他指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并提出要深入挖掘中华传统文化“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时代价值。我把它概括为习总书记的“六德论”。这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某些方面论述不足的补充。总之在官方意识形态中,儒学的元素越来越多,以习近平总书记的“六德论”为标志。在去年的9·24讲话里,提出了中国传统文化是以儒学为主导,多元发展的文化,它对解决当代世界面临的问题有15点启示,除了第一点“道法自然”是道家的以外,其它14点都是来自儒学的启示。这15点启示也是对我们官方意识形态的一个新的重要论述。

其次,我讲一下当代儒学复兴的新方向。关于这一点,我在很多文章中都有阐述。现代新儒家几位代表人物,他们在全盘反传统思潮压力下坚持弘扬、重建儒学,发掘儒学的现代意义,推动国际儒学思潮的形成方面功绩卓著,是重建儒学的有功之臣。但是他们也有一些局限,那就是他们都是经院哲学,精英哲学,基本上是一种书斋里的学问,没有形成大众儒学。而当代儒学发展的方向,就是要面向现代、面向生活,面向大众的发展方向。我主要从两个方面谈方向:一个是生活儒学的发展空间,是当代新儒学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这方面有林安梧、龚鹏程、黄玉顺等学者做了很多论述。再一个就是新仁学的方向。我按照提出此观点的先后顺序,介绍几位代表性人物。第一位是杜维明先生,他很早就写文章论述“孔子仁学中的道学政”,着重阐述的是儒家的仁学思想,近年提出的“文明对话论”也是立足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恕”道,其实就是孔子的“仁”道,所以我将他归入“新仁学”;第二是牟钟鉴教授的“新仁学”,他出版了一本《新仁学构想》的专著,论述了“新仁学”的三大命题和十大常德;再就是我提出的“民主仁学”论,可以追溯到1988-1989年我在新加坡东亚哲学研究所任客座教授期间,我撰著出版的《儒家哲学片论——东方道德人文主义之研究》的儒学撰著,其后,我在1999年台北举行的第十一届国际中国哲学会年会上提交的《从仁学到新仁学:走向新世纪的中国儒学》论文中首次提出了“民主仁学”的概念,而在贵阳孔学堂去年七月出版的《吴光说儒:从道德仁学到民主仁学》一书中做了较系统的阐述。最近一位是清华国学院院长陈来教授,去年六月由三联书店出版了其专著《仁学本体论》,这本书可以说是最系统、最哲理化地论说“新仁学”的一部专著。洋洋几十万言,可以说是后来居上,论说了“新仁学”的发展方向。但是我对他的“仁学本体”论提法有点不同意见,认为“仁”可以作“本体”,而“仁学”不可作本体。

第三点,讲一下儒学社团在儒学复兴事业中的使命。总的来说,儒学复兴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的。孙中山先生曾说: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国现在可以说已经进入了尊儒、尊孔的新时代。当年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他那个时代还不是普遍尊儒,但是慢慢的就形成一种独尊儒术的风气了。那么我们现在重新开始尊儒尊孔,进入尊儒尊孔的新时代。作为儒者来讲,要有一种使命感,我们要自觉担当历史责任,迎难而上,拨乱返正。但是我们的时代不是一个独尊儒术的时代。我们应该是尊儒而非独尊儒术,尊孔而不神化孔子,这是我们新时代的一个特点。我们应该本着积极弘道的态度,就像孔子所说的,“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仁以为己任,任重而道远”,“力行近乎仁”。

儒学社团要勇于弘道,各尽所能。弘道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我们要积极组织儒学会讲,群众讲学活动;写书编书;读经讲经,关于对待经典的态度,我主张读经、讲经、解经,但不主张改经、写经,有人说《论语》等经典中哪些是糟粕,哪些是精华要分开来,我认为很难分开,如果截然分开来,那就不是论语了。儒学进校园、进社区、进企业,到农村,我们要努力办好学会,发展会员。我们在座的常务理事、理事们都有责任发展新的会员,要吸收那些真正对儒学有感情、有责任、有使命感的人来参加。不要那些应景的人来加入,应景的人参加进来,事情不做会费也不缴,滥竽充数,有什么意思呢?我们需要的是对儒学有感情、信儒学、能够弘扬儒学的人。再一点是办好由我们浙江省儒学学会发起的全国儒学社团联席会议。自2013年首次在杭州举行以来,许多省份都纷纷要求主办承办,去年在山东曲阜召开二次会议的时候,就有五六个学会提出来主办,最后通过投票表决由贵州的贵阳孔学堂来主办2015年的年会。在这一方面,既然我们带起这个头,我们就要进一步做好,做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要相互支持,互通有无,互相学习,将儒学复兴事业推向新的高度。

最后,我想讲一点结论:就是建设文化强国必须提升中华文化软实力!而提升中华文化软实力的重心是复兴国学,复兴儒学!复兴儒学的关键是重塑和推广儒学核心价值观,提升国民的道德人文素质。当代儒学的发展方向是走出书斋,走向大众,面向现代生活,建设大众的、生活的、民主的、仁爱的新体新用新儒学。儒学如果脱离生活,就是一潭死水;如果不讲民主就像无水行舟。古人云:“民犹水也,君犹舟也。水所以载舟,亦所以覆舟,可不畏乎!”如果不讲民主,则在我们这个时代必定如无水行舟,寸步难移!
今天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欢迎批评!